大学首页|思政在线
各国语言/Languages
英语/English 法语/Français 俄语/Русский 阿拉伯语/العربية 西班牙语/Español 德语/Deutsch 日语/日本語 印尼-马来/Indonesia 朝鲜语/한국어 意大利语/Italiano 葡萄牙/Português 印地语/हिन्दी 泰语/Việtไทย 越南语/Tiếng
关注广外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网>校园新闻

台湾新竹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朱晓海论《登楼赋》

文字:肖燕雪 张如瑾 图片: 编辑: 提交时间:2007年06月15日 审核时间: 点击数:2,773


  本网讯 6月15日下午四点,著名教授论坛第三十三讲在北校区图书馆多功能报告厅开讲。台湾新竹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朱晓海以广博学识,结合深刻的人生体验,逐字逐句讲解了王粲的《登楼赋》。朱晓海层层剥下《登楼赋》的油彩,让听众深入品味《登楼赋》中的“乡愁”。


方凡泉代表我校向朱晓海教授赠送纪念品

  副校长方凡泉、人事处处长方迎生、《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主编郭德茂、中文学院院长陈飞、副院长陈彦辉等出席这次讲座。  

  讲座伊始,朱晓海阐释了《登楼赋》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曹丕《典论》高度赞扬了《登楼赋》;在南朝萧统的《文选》中,《登楼赋》是王粲唯一入选的作品;晋代陆云 “《登楼》名高,恐未可越尔”的赞叹也反映出这篇赋的声名。


“故乡”是生命的祭坛,心灵的归宿

  朱晓海认为,好的文学作品,须声色并重。音韵上,善用韵脚,读起来铿锵悦耳,低徊流转;内容上,有层次性,好像油画一样,层层上色,层层拨开,内有洞天,耐人寻味。《登楼赋》正是一幅上好油画,文蕴紧密结合,炼字炼句,层层意思,回味无穷。

  《登楼赋》开篇便奠定了全文的感情基调:忧。此处用“销忧”一词,正是作者用字的高明之处。“销”指熔化金属,而将金属熔化需要很长的时间。 “忧”必须用“销”才能平息,足见作者忧愁之深之重。以“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做结尾,与开头呼应,并点明了赋的主题——故乡。

  作品的第二段,作者把时间与空间相结合,深化了忧的程度。同时又用一个闭唇音的韵脚,令整段读起来缠绵悱恻,与乡愁相互衬托。作者仿佛置身于一个无门无窗的铁屋之中,找不到回乡之路。在朱晓海的分析下,作品最根本的意义逐步显现。他指出故乡情结是永远存在的,不因境遇、学识、修养、道德而改变。乡愁是一种绝症,金钱、地位、时间、修养等都无法舒缓。


认真聆听,每一个心中都有一个“故乡”

  作者在作品第三段提出了消除乡愁的根本方法,即天下太平。从“思乡”情绪,联想到政治生活,抒发政治抱负无法施展,犹如无家可归的苦闷。作者流露出心中真正的故乡,其实是在政治上能够充分施展抱负的地方,是能奉献他一身才学的生命祭坛。

  讲座结束前,朱晓海解释了通过论《登楼赋》表现的主题:什么是故乡。故乡不是历史长河里的名词,不是地理的实质,也不是个人成长所熟悉的环境,而是能够安身立命、能奉献自己生命的祭坛,是心灵的归宿。

朱晓海教授简介:

 

朱晓海,教授,博士生导师。台湾大学中文系学士、中文研究所硕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 in Madison)历史硕士;香港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哲学博士。曾任新竹清华大学中文系讲师、副教授、教授、教授兼系主任。并曾担任大学考试中心国文科副召集人、召集人;科学委员会人文组学术审查委员。现任新竹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指导博、硕士生十余人。

早岁研究中国思想史,近十多年专攻两汉、六朝文学。曾出版《读易小识》、《荀子之心性论》、《习赋椎轮记》、《汉赋史略新证》,并发表六朝方面的论文三十多篇。即将出版《陆机及其作品研究》

 

相关资料:

《登楼赋》  王粲

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览斯宇之所处兮,实显敞而寡仇。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北弥陶牧,西接昭邱。华实蔽野,黍稷盈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纷浊而迁逝兮,漫逾纪以迄今。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忧思之可任?凭轩槛以遥望兮,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济深。悲旧乡之壅隔兮,涕横坠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陈兮,有归欤之叹音。钟仪幽而楚奏兮,庄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

惟日月之逾迈兮,俟河清其未极。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骋力。惧匏瓜之徒悬兮,畏井渫之莫食。步栖迟以徙倚兮,白日忽其将匿。风萧瑟而并兴兮,天惨惨而无色。兽狂顾 以求群兮,鸟相鸣而举翼,原野阒其无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凄怆以感发兮,意忉怛而惨恻。循阶除而下降兮,气交愤于胸臆。夜参半而不寐兮,怅盘桓以反侧。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