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50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庆网>深度50年

【文化景观行】五莘桃李情 一生广外人

文字:周钊琼 张书艺 黄斯玲 图片:郑浩翰 张洪亮 责任编辑:宾锐光 李婕舒 提交时间:2015年06月03日 审核时间:2015年06月30日 点击数:2,206

编者按 “人”、“文”、“景”三者是每所大学所具有的共性,而串联起这三者的介质构成一所大学的历史时光。大学文化氛围与校园景致相互融合,形成每所大学独有的、特殊的文化景观。校园文化景观是一所大学的历史发展、人文变迁等的见证。

广外学子悠悠的大学时光凝聚成广外长长的历史岁月,而于这段时光之河沉淀下来的人文金沙闪烁着智慧与稳重的光芒。北有翠山,南有清湖,美丽风景邂逅校园人文情怀激荡起来的独特魅力,使我们得以来一场别样的广外文化景观之行。在广外迎来建校五十周年之际,广外新闻网、《广外校报》特策划推出“广外文化景观行”系列报道,让我们跟随记者的足迹寻访广外别致文化景观,聆听其景物背后的文化、历史和故事,挖掘每个建筑、场所的深刻内涵,重温广外旧时的办学时光。现在让我们走进“文化景观行”的第十三站——五莘圃。

 

“广外工农兵大学生纪念园林”,又名五莘圃。“五莘”即取五届工农兵莘莘学子之意,记录从1972至1976年五届工农兵学子广外求学历史。由72、73级及其他各届工农兵校友集资建成,于2011年正式揭幕。五莘圃坐落在广外北校区云山会堂身侧,与图书馆隔道相望。一方新圃,承载着一段久远的岁月、一种历久弥新的桃李之情。

五莘圃绿树青葱

雪树凝香驻朱颜,风流韵远更清闲——你们装点了岁月

每逢南国早春时节,空气中携裹着一层若有似无的薄雾,温润地把花花草草都罩了起来。清凉的日光映衬得五莘圃这一方雅致花园中的草木愈发深郁,晨光熹微,透过花瓣一指宽的缝隙间流泻而下。南国无雪,可围圃而建的一排李树枝桠上却挂着一层“冰条”,李花挤挤挨挨,风过则飘飘洒洒,铺开一地雪花。花瓣莹白润洁,带着新鲜的露珠,在晨风中轻轻颤抖。

李花素雅,白得不染一丝风尘,也美得毫不张扬。她是沉静的,好似褪去了豆蔻少女的灵动跳脱,收敛了眉目含嗔的小女儿情态,小心地将那段该被铭记的历史收纳在怀中。每值早春,五莘圃里的李花初绽,在蜿蜒的小径旁开得美不胜收。一片耀目的白挂在枝头,映在眼中,随手取下某个角落都能入画。李花簇拥着开在枝头,仿似暗示着从这里走出去的五届工农兵学子已遍及天下,让这一方简单的园子显得意味深长起来。李木正应桃李之喻,而当初的五代工农兵学子们如今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热度,也的确是承“昔日桃李之教,今日蔚成菁华”了。

每年早春五莘圃盛开的李花吸引了无数游人

也只有南国养得出这样温润的花朵——她的剪水双瞳里蕴着一波深湖,幽幽地藏着往事。眉间映着山光并着水色,疏朗而开阔;那眉眼仿佛用工笔细心描绘而成,端淑得体。她在踱步时将淡淡的香气笼于袖间,留下一袭沾染着袅袅香气的碧纱裙,仿似能顺着她的裙角追寻当年幕幕往事的蛛丝马迹。

由72、73级工农兵学子牵头,广外五届工农兵学子将他们对母校的拳拳心意凝注在这一方园林。走近五莘圃,入眼的是一方朴拙的大石,石上刻着“五莘圃”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而石脚卧着一块刻有《五莘圃记》的方碑。2011年11月12日,在72级校友满怀深情的诵读声下,校党委书记隋广军等校领导及校友代表缓缓揭开五莘圃的面纱。当日也是72、73级工农兵校友35周年毕业纪念。我校原党委书记、校长徐真华,原校长黄建华,原广州外国语学院副院长黎导,老教师代表及72、73级的百多位校友齐聚一堂,漫步李花树下,笑谈流金岁月。

五届工农兵校友所处的环境、接触的对象、奔赴的目标都不尽相同,而五莘圃的建立,正是为了记住这一批作为教育沿革不可或缺部分的特殊学子们,在广外留下的一段难忘的记忆。

1972-1976:桃花依旧笑春风——岁月见证了你们

步入五莘圃,绕过是刻有园名的大石,再往下走便是工农兵校友纪念塑像,三位颇具时代特色的青年学子手捧书卷,心无旁骛。对于现在的不少大学生而言,上大学是“去”,在完成基础教育后到一个更加高等的学府求学;而之于身处那个年代的工农兵学子,走入大学更多是“归”,由纷杂繁扰的社会回归到学习的一方净土,孜孜以求,不倦深耕。

工农兵校友纪念塑像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了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政府组织了大量城市“知识青年”离开城市,在农村定居和劳动,许多学生高中还未结业便被下派到各个区域锻炼。或许正是因为这一段劳动、体验社会的经历,这批身份特殊的学子对自己需要学习提升的方面有着更加清晰的把握,也更为珍惜得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作为工农兵学子重返校园后,他们如同一块未饱胀的海绵,贪婪地徜徉在书本的海洋里吸吮着知识的甘霖。

“工农兵学子都参加过工作和锻炼,有的多达八年、十年。由于这种工作经历,他们年龄跨度大,文化差距也大。学习语言的最佳年龄是二十三岁以前,有些比较大的工农兵学员学习起来非常吃力,难度相当大,但他们都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学习十分努力。”我校英文学院教授王桂珍是70级入学的学生,在那段时间里,她亲眼目睹了学弟学妹们在学业上的刻苦。

在毕业35周年聚会参观学校语音室时,英语系工农兵校友们颇为怀念地想起当年教室里的卡式录音机。与今天的语音室有云泥之别,当时英语系学生最好的待遇便是这个。能坐在录音机前接上耳机,单独练练听力,于他们是一种难得的奢侈。

那个年代,学子刻苦读书,而老师们更是倾尽所有传道授业,如春蚕蜡炬,“无私奉献”也成了那个时代的主流。隔了一片青草,与工农兵学子雕像遥遥相望的便是为纪念恩师而建的“园丁轩”,那是一座白漆红木的乌顶六角亭,入口处一副楹联书道:“孜孜园丁育人育才桃李竞芬芳,莘莘学子立德立业寸草报春晖。”

白漆红木的园丁轩

据72级英语系校友许泽民回忆,他的授业恩师王多恩承教他们时年事已高。白天授课后,老人家仍坚持晚自习的时候过来看看学生,为他们答疑解惑。师生交流密切频繁,感情甚笃,既是师长也是朋友,有着无可比拟的默契。在已挥别母校三十年后的聚会上,校友陈尚志为恩师献读亲手完成的诗作,情到浓时依旧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昔日桃李之教,今日蔚成菁华——母校铭记你们

由园丁轩后方蜿蜒出一条曲折的石板路,高低不平,亦不拘齐整,走上去一脚深一脚浅,又有石板侧面柔软的草尖蹭过脚跟,煞有意趣。五莘圃内所植树木,皆是校友们精心增删、选种、请专人规划而成。作为筹办人的许泽民还会定期联系团队打理五莘圃的一草一木,保持规整的风貌,不让它显得过于杂乱。

五莘圃所纪念的不仅仅是广外的这一批特殊的工农兵学子,更是那个时代国家教育历史沿革中的一个宝贵片段。

广外工农兵学员在走出校门后奔赴各自的前途,在各自的岗位上都交出了值得自豪的答卷:73级校友、曾任驻博茨瓦纳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林迪夫,73级校友、嘉德国际拍卖公司创始人之一王雁南,74级校友、中山大学翻译学院院长、“长江学者”黄国文,74级校友、曾任湖南省副省长、现任中国通用技术集团董事长贺同新……。

五莘圃不仅刻录老一代广外人逝去的足迹,同时也鼓舞新一代广外人的前进步伐。一位姓梁的同学告诉记者,“以前从未了解过这段历史,但学长学姐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下还有如此之高的学习积极性,让我感到非常鼓舞。在为校友做出的突出贡献感到骄傲的同时,也让我有了更多学习的动力。”

这也正应验了工农兵校友筹办五莘圃的初衷。校友们提出了三点寄托:首先要感谢学校和老师培养了他们,感谢广外给了他们一个舞台,造就了他们的今天;其次,五莘圃本身就象征着一段历史,一个国家教育历史沿革中的片段,对今天还有着别样的意义;最后,他们希望通过他们当年奋进的故事,能够激励今天的学弟学妹们珍惜现有的学习条件,利用好每一分钟投入学习中。

这一方小小的天地记录了工农兵大学生生活的缩影。如今,当年的少年少女们已天各一方,但那段在广外留下的记忆,如在昨日,历久弥新,仿佛转过身来,还能描摹出那些时光温柔的眉眼与黑亮的眉睫,还能触到当年鲜活的心跳,和那段激情飞扬的日子。如果说那些沧桑高耸的白千层见证了广外青涩的少年,那么五莘圃就是那些如候鸟归巢般的老人为正值盛年的广外留下的新的眷恋。

“一段广外路,一生广外情。” 而他们,便是“一生广外人”。对他们而言,在大学学习的这段经历为他们的一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广外前行的路上亦长伴着他们牵挂的目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关注广外50周年
校庆微信